首頁 文壇藝苑 梅山文化

探秘浪沙坪

2018-08-07 15:30 婁底新聞網 王九日

QQ圖片20180807105607

(密林)

QQ圖片20180807105619

(荒屋)

1

雨季剛過,雨水將新墾的簡易公路沖刷成一道道壕溝。炎炎烈日下,我們分騎四輛摩托行進在這高低不平的坡路上,摩托冒著綠煙,發出夸張的嚎叫,舞之蹈之一步步扭向山巔。山頂綠樹婆娑,白云悠悠,向我們展現無窮的誘惑。

這是一條從溆浦中都鄉高坪村通向新化奉家鎮的縣級公路,是高坪村唯一沒有硬化的土路,為此,年近八旬的老支書覃國文耿耿于懷,退休不退志,仍奔走在呼吁請示的路上。

半路上,五輝停了摩托在路邊,問她為何,告知摩托發生故障,油門開到底也走不動。我頓時悔悟早上在羅老師家弄早餐面時不該把藠頭和大蒜子放在一起。早上下面條時,沒找到大蒜子,看到地上有藠頭,隨手掰了幾粒切碎。見羅老師來到廚房,我說要是有大蒜子面條味道才正宗。羅老師馬上找來幾顆大蒜子切碎拌進藠頭里。鄉里人一旦碰到鬼摸腦殼的煩心事,就說是“藠頭腦殼拌大蒜”。我笑說你真搞藠頭腦殼拌大蒜?羅老師壞笑不語。

走在前面的羅老師夫婦放下摩托,返回來察看了一下五輝的摩托,說是排氣孔堵塞需要清理。他找出螺絲刀試圖打開護板,無奈不是專業的修理工,弄了好久也未能打開,只好作罷。走在后面的朱醫生豪爽地說,坐我的摩托。五輝將摩托車推到路邊,坐上了朱醫生的摩托車。

朱醫生和五輝是先天在幽幽谷跳水時認識的,聽說我們要去溆新交界的大山里探秘,朱醫生邀請她同去,五輝便欣然赴往。

QQ圖片20180807105635

(林中的水塘)

2

到了山頂,東邊一片密不透風的杉林遮住了我們的視線。杉樹都有兩人合抱大小,萬桿林立,密密匝匝,參差披拂。樹梢篩下陽光,斑駁陸離,猶如豹紋。林中人跡罕至,鳥鳴蟬唱,更顯幽靜;林地上到處有腐爛的木頭以及野豬嘴巴犁開的新土。我們聳動鼻翼,貪婪地呼吸著植物散發出的芬芳,吹拂著蕩漾于林間的清風。羅老師和賀老師夫婦是中草藥愛好者,能識別很多草藥。他們每看到一株綠色的草藥就會告訴我們,這是“黃貞”,這是“天蘭星”,這是“天青地白”……

沿林中小路前行,前面林中出現一個約五十畝水面的山塘。塘水幽藍,波光瀲滟,樹影倒映其中;塘邊有赭色長腳水鳥一步一望巡視,見有人來,忽地驚起,張開白色翅膀優哉游哉翔至樹梢,繼續觀察動靜——原來是長嘴白鷺。朱醫生說,這里就是浪沙坪,又叫爛草坪,或晾紗坪。為何有這么多名字?我正想問個究竟,卻見大家聚在塘邊幾顆巨大的傘形樹下大呼小叫。那幾棵大樹撐開枝葉,童童如蓋,原來是幾株紅豆沙。根據樹的大小和遒勁的風韻猜其年輪,至少也有兩百年。這種樹很珍貴,系保護樹種,私自砍伐是要“吃牢飯”的,我們心中不由升起敬重感,紛紛站于樹下拍照存念。在這樹林掩映山塘的秘境中,塘水幽深,古木靜謐,我們似乎來到了神仙住居的地方。據說塘中的魚從未打撈過,大的已大得嚇人,有時偶爾露頭,會讓人驚魂。

我們不敢久留,怕見水中冒出怪物,復又鉆進密林,準備去見識一下建于山頂的瞭望臺。此時遇見一個尋牛的老鄉,他是中都鄉長坪村人,是高坪村老支書覃國文的內弟。他說自己喂了八頭牛,全部散養在大山里,云深不知處。因擔心牛會來到新化縣的森林里,抓到了會罰款,所以四處尋找。我們也隱隱為他擔憂,和他說要是看見牛一定告訴他,讓他免去煩惱。

上坡途中,忽記起要給奉家鎮的民間文藝家鄒炳文打個電話,告訴他我們來到了浪沙坪。老鄒在電話中告訴我們,他和婁底市的楹聯家、書法家蕭正凡、謝櫟搭檔就在離我們不過幾里路遠的分水界,指示我們去“天外飛船”看看,順便看一下“鯊魚想吃天鵝肉”,然后去和他們匯合,共進晚餐。

我們爬到山頂來到那座用石頭磊成的兩層“瞭望臺”上。據說這地方過去有形似娘抱兒的兩只石猴子,為了修建瞭望臺砸掉了石猴,為此山下的溪溝里流了三日三夜的紅水,可見世間萬物皆有靈性,不可輕易損毀。

瞭望臺是用來觀測森林火情的,修建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臺內二樓設有一床,床上有被子,辦公桌上的煙灰缸里,殘留著半缸煙屁股,說明不定期有人來這里。從房間透出的霉味看,已經很久沒人來了。朱醫生望著五輝說,要是帶個情人來這里玩豈不要味暈?喊破天都沒人曉得。

站于瞭望臺上,但見溆浦、新化兩縣峰巒疊嶂,山川茫茫,綠浪滔滔;梯田盤桓處,有白檐青瓦的村落隱逸其中。天空白云飄飄,山間氣象萬千,我仿佛站于歷史的長河中,感受宇宙的博大永恒和萬千生物的渺小與脆微。

聽說附近有一艘“天外飛船”,我們自然不會放過,前去一睹為快。

QQ圖片20180807105655

(石與樹的相依相伴)

3

返回到兩縣交界的山埡上,忽聽見牛鈴聲。定睛一看,見有一頭犄角高翹的黃牯雄赳赳走下山來,到了公路上定住,然后用高翹的犄角不斷地頂撞路旁的土坎,嘴里發出嚇人的呼呼聲。我又想到了早上的藠頭腦殼拌大蒜,吩咐大家趕緊躲開,以免誤傷人命。朱醫生站在高處山上,掏出手機打電話聯系高坪村的瑤醫覃滿洲,告訴他這山上有頭牛,不知是不是他舅舅家的。覃醫生要我們把牛趕下山去,不要讓牠去新化山里。羅老師撿了根棍子,慢慢靠近黃牛,嘴里叨咕著說,你看牠肚子脹鼓鼓的,肯定是吃飽了撐的,有勁沒處使,所以就頂土磨角,發泄精氣。然后用商量的口氣說,現在你吃飽了,磨角也磨夠了,該回家了吧?那黃牯瞪著眼珠定定地看著羅老師,似乎遇見了知音,牠被羅老師的理解感動得幾乎流下眼淚,想想天生賤命,便帶著幾分傷感獨自沿公路朝山下抖抖擻擻而去,頭也不回。

沿著林中小路朝高坪方向行走,不時看到路邊樹林里橫臥著各種像極水中動物的石頭,有的如海龜,有的像蚌殼,有的似蝦兵蟹將。繼續前行,見山頭上有一巨石斜伸向天,我們穿越荊棘刺蓬來到近處一看,原來這就是老鄒說的“鯊魚想吃天鵝肉”。觀其形狀,十分神似,那圓圓的小眼睛,尖尖的兩片嘴唇以及張開的巨盆大口,還真像一頭大鯊魚。“看,那里有艘船!”順著五輝手指的方向,我們看到左前方百米左右真有一只巨大的石船,便一齊下山,朝石船走去。

石船位于稍低的一座山頭上,大約二十米長,三米寬,兩頭微翹,與真船大小、形狀無二。更巧的是,在石船左弦有個圓洞,仿佛就是用來插篙竹的。石船下的中心位置被一石塊頂住,就有了蹺蹺板的原理,聽說從前在船的兩頭站上人,可像蹺蹺板一樣兩頭舂碓,左右上下搖晃。后來有人慮及石船搖晃存在安全隱患,怕傷及人命,故將頂船的石頭鑿爛,使石船一頭坐實了地面才不再搖晃。

坐在石船上休息,我問為何這地方叫浪沙坪?這石船是怎么來的?朱醫生說,聽高坪的人說過,很久以前,有個采藥的老人來到這里,像我們一樣透過樹林看到了這秘境中的湖塘以及塘邊的一艘漁船,在塘坎邊還有個茅屋。屋前的竹竿上晾曬著五彩的紗線,屋下坐著幾個挑花的漂亮姑娘。采藥人甚異之,這深山老林里竟藏著這等美妙境界,便以討水喝為由前去探問。姑娘們見有人來,熱情贈以茶水,可對探問之事卻秘而不說。采藥人更覺奇怪,向外人說起此事。這事被活動于中都五里江峽口一帶的強盜得知,他們偷偷來到此地,以武力搶擄幾位漂亮姑娘。沒想到姑娘們紛紛騰空升天而去。后來湖塘干涸,魚蝦干死,大的鯊魚、蚌殼、烏龜等爬進山里,隱逸樹林之中,塘邊只留下一棟茅屋和晾曬在竹竿上的五彩紗線,后來這地方就叫浪沙坪。因當地人口音中習慣把“晾”說成“浪”,如“晾衣服”說成“浪衣服”,故浪沙坪實為晾紗坪之誤。后此地塘干水盡,生長一片爛草,又叫“爛草坪”。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這里設了林場,林場出于森林防火的需要,重新將此地蓄水,恢復成了過去的湖塘。

聽了傳說,我無語。心想是人類的貪婪驚擾了仙境,要不這里肯定是自由、悠閑而美妙的神秘之地,有美麗的仙女在此挑花繡朵,捕魚撈蝦,嬉戲玩耍。

朱醫生攀著五輝的香肩,叫我給他們照相。五輝掙脫走開,說照相沒關系,你回家打死雞也好打死鴨也好我可不管!我說那確實,要是今天給你們照了相,說不定明天朱醫生的臉上就會出現母老虎抓過的印記。朱醫生無言,只是呵呵呵直笑。

從巖船下來,我們沒去分水界,去那里就得住宿一晚,住一晚就會誕生很多故事。我們走了一天山路,早已灰頭土臉,臭汗哄哄,想趕緊回家洗漱更衣,所以還是無事早歸的好。幸好,五輝停在路邊的摩托還在,我們平安返回,沒再出現“藠頭腦殼拌大蒜”的事情。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足彩进球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