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

發掘龍山“藥王文化”瑰寶第一人? ?

訪婁底市工業學校首任校長郭錦輝先生

2019-11-15 10:20 婁底新聞網 梁習文

微信圖片_20191115091031

(郭老生活照)

婁底工業學校(現已被合并為婁底職業技術學院)創始人兼首任校長、現年83歲的退休老干部郭錦輝先生,是地處湘中漣源市邊遠山區茅塘鎮被譽為“湘山之首”的龍山人。

年少時,因家貧無經濟來源,他幾乎天天跟隨父母在龍山的層巒疊嶂間采藥來維持生計。從此,他的人生,與龍山結下了終生不解之緣。

初生牛犢不怕虎

懵懵懂懂遇貴人

郭錦輝是龍山第一位考上湖南省安化縣最高學府省立十五中(今湖南省漣源市第一中學)的山里娃。

在經濟極其貧困的艱難歲月中,郭錦輝從小就萌發了“要自救,靠讀書”的信念。在父母鼓勵和堅持下,盡管家徒四壁,常常食不果腹,已到啟蒙年齡的他,竟也先后半耕半讀地在村里讀了兩年私塾,在龍山學校(只有初小)讀了三年級和四年級一期,在山下東坪完小讀了六年級一期,共讀了四年書。

67年前(1952年)夏季的一天,聽說縣里最高學府省立十五中要招考初中生,剛讀完小學六年級一期的郭錦輝興奮得一個晚上沒有睡覺。第二天一大早,他約了班上同學一道,去東坪鄉政府分別開了份“同等學力”證明,興沖沖地徒步前往遠在60華里之外的省立十五中報考。

可是,當他們當天下午又饑又渴地趕到報考處時,卻被告知不符合報考條件,不能報考。

盡管心里很難受,但他們沒有氣餒,也很不甘心。他們就找到當時正好在省立十五中集訓的小學老師劉老師、梁老師、王老師等,跟老師們在學生宿舍擠住了一晚。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就動身往回趕,準備去茅塘區政府再開個證明來報考。

當他們途經東坪鄉政府時,正好碰上茅塘區政府區長周興和,就向他反映了一下他們的請求。周興和很支持他們的想法和請求,當即就在東坪鄉政府開給他們的“同等學歷”證明上逐一簽了字。于是,等他們一趕到茅塘區政府辦公室,就很順利地拿到了蓋有大大的“茅塘區人民政府”四方大紅公章的“同等學歷”證明。然后,他們又馬不停蹄地重返60華里之外的縣城省立十五中報考。

可是,當他們再次來到省立十五中報考處時,報考老師還是拒絕了他們的報考要求。

頓時,滿懷希望、滿身疲憊的他們全都傻眼了:連考場門都進不了,叫他們如何回去見父母和鄉親們呢?

他們一個個垂頭喪氣地聚在報考處下面游廊一角,紛紛嘆氣說:“沒想到兩次這么大老遠跑來,卻連報考機會都得不到!”

這時,有一位戴著眼鏡、像大干部模樣的中年老師從他們身邊走過。只見他停下腳步,走到郭錦輝身邊,問他:“小同學,你們從哪里來?老師為什么不給你們報考?”

郭錦輝心想:這個人好面善,又像個當大干部的,也許他能幫他們想個辦法。于是,就一五一十地把情況向這位師長訴說了一下。

沒想到,這位師長一聽完,眼睛立刻在鏡片后面放出慈愛的光來,忙問:“那你們的證明現在有沒有帶在身上?”

郭錦輝連忙從書包里拿出茅塘區政府開的“同等學歷”證明,恭恭敬敬地遞給這位師長。這位師長一看,就樂了,說了句“呵呵,你們的區長我認識,他還是我的部下呢”,然后馬上拿出鋼筆在證明上簽上“同意報考”四個字、自己的姓名及當天的日期,然后,將證明還給郭錦輝說:“現在應該沒問題了,趕快拿去報考吧。”

聽他這么一說,郭錦輝的同學都迅速圍了過來,紛紛拿出自己的“同等學歷”證明,請求他也給簽個字。沒想到,他一律來者不拒,照簽不誤。

郭錦輝心想:這個人究竟是誰啊,這么大的口氣,他的簽字真的管用嗎?但轉而又想:管他有沒有用,反正別無他法,就死馬當活馬醫,去試試看再說吧。于是,他迅速招呼著同學們第三次來到報考處。

一見他們又來了,報考老師頗感吃驚地說:“你們怎么又來了?不是要你們拿到畢業證后,明年再來嗎?”

郭錦輝趕緊把剛才那位師長簽了字的“同等學歷”證明遞上去,對報考老師說:“剛才有位伯伯給我們簽了字,說同意我們今年報考!”

報考老師連忙接過去看了一下,結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他馬上和顏悅色地對他說:“哦,既然縣委書記都給你們簽了字,那你們當然可以參加今年的升學考試。”于是,他迅速給他們辦好了報考手續,發放了準考證。

哇,天哪,原來他們剛才遇見的貴人,是時任縣委書記劉若云!

這次升學考試,共考了語文、數學、常識三門功課。考完后,郭錦輝心里很沒底。

語文、數學卷子他答得還算順利。特別是語文的作文題“豐收”,很合他的胃口,寫得很痛快;盡管他沒有接受過任何應試訓練,在東坪完小讀六年級一期期間,老師也很少要求寫作文、很少講作文,但他顧名思義地聯想起自己每年秋收季節跟隨父母在谷穗累累的稻田里扮禾、拾稻穗、雖然很累、但一想到馬上就有白米飯吃了、干起活來就特別起勁、特別快活這樣的情景,大膽猜想到,這就是“豐收”的含義吧,于是,就毫不含糊地根據自己的生活體驗一揮而就。

但一看常識卷子,就有點懵了。面對大量選擇題和判斷題,因其涉及的知識面較廣,他幾乎全沒有學過,根本無從下手,就只好急中生智想了個“抓鬮”的辦法,去碰碰運氣了。

萬幸的是,等考完后回到宿舍,他根據記憶把常識試卷中的選擇題和判斷題及自己通過“抓鬮”所做答案全都寫下來,向參加集訓的東坪小學的老師請教,老師看了后,很驚奇地告訴他:除了一道題的答案錯了外,其它題的答案,居然都“蒙”對了!

出榜那天,誠惶誠恐的郭錦輝縮在宿舍里不敢去看榜。同學們看完榜后回來紛紛告訴他說:“這次共招150名,來自茅塘區的考生只有你一個人考上了,排在第50名。”他壓根就不相信,以為同學們在騙他。當他被同學們硬拉著來到錄取榜前,親眼看到自己的名字排在第50名的位置上時,他還是不敢相信,覺得肯定是有人跟他重名了。

于是,同學們就拉著他去學校辦公室求證榜單上的“郭錦輝”,究竟是不是與他重名的另一個人。

當辦公室老師通過仔細查對報考登記信息、確認榜單上的“郭錦輝”的確是他之后,他這才轉憂為喜,在心里暗暗慶幸自己終于時來運轉,可以正式走上“自救”之路、去實現自己“吃公家糧”的美夢了。

再次來到十字路

母校恩師指迷津

有夢想陪伴的少年,就是金子般寶貴的金色年華。

因成績優異升入省立十五中初23班就讀的郭錦輝,從此走上了求學“自救”的金光大道。老師們都很喜愛這位外表土里土氣、生活很儉樸、但內心很堅強、思維很活躍、學習很刻苦、學業成績持續拔尖的山里娃,同學們也很樂意跟單純而樂觀的他結為互幫互助的好友。

但是,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就在他考上省立十五中初中的頭一年里,他積勞成疾的父親因病去世了。

郭錦輝滿懷悲傷而又愈加堅守“要自救,靠讀書”信念的三年初中生活,轉瞬即逝,中考來臨了。他根據家里急需他找一份“吃公家糧”工作的實際處境,準備報考一所省級中專學校。

就在報考中專學校志愿表遞交給學校后的第二天,一直在默默地關注著他的成長的漣源一中(此時省立十五中已更名為漣源一中)專職團委書記王書記,受學校行政委托,專門找到他,用一位女性特有的慈愛口吻,很慎重地對他說:

“你不要去考中專,而要繼續升入學校高中部,去考重點大學,去追求更加高遠的理想。你出身好、成績好、思想好、身體好,國家正好很需要培養工農兵自己的知識分子,好男兒志在四方啊。請你相信:你的困難是暫時的,而你的前途,是遠大的!”

就這樣,當郭錦輝來到人生的第二個至關重要的十字路口時,他又遇到了母校貴人指點迷津,讓他從此走上了將“自救”與“報國”相結合的高中升學之路。

自古雄才多磨難。父親的早逝,使得本來就很貧弱的家庭經濟雪上加霜,而學校發給的特殊困難補助也畢竟是杯水車薪,于是,升入高中的郭錦輝,一邊要咬定心中理想發憤讀書,一邊要勤工儉學解決自己的吃飯問題。

在此期間,他做了兩份兼職,一是利用平時課余時間幫學校學生食堂去山下的漣水河里挑水;二是自己買了一擔籮筐,利用星期天去40多華里以外的煤礦山里擔煤賣給城區居民。

就這樣,他的高中生活,在比初中生活更緊張、更忙碌、更充實、更向上、也更艱苦的氛圍中,不知不覺地流逝著。

然而,天意弄人,禍不單行。高中三年二期剛一開學,突然噩耗傳來:他含辛茹苦的母親也突然因病去世了!

因他家里窮得實在可憐,他家所在的梳裝鄉的鄉長就主動自己出資,給他母親辦理了喪事,并鼓勵他一定要繼續好好學習,將來為國家多作貢獻。

在巨大的打擊面前,郭錦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奈與無助:是繼續前行遂志,還是退而回鄉務農維生?在痛定思痛之后,理智告訴他:卒子過河,只能進,不能退;生活越艱難,越要負重前行。

很快,高考如期而至。飽經磨難的郭錦輝,如愿以償地考上了心儀已久的軍事院校——北京工業學院。該學院前身是延安自然科學研究院,是抗戰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第一所理工科高等學校,首任校長是李富春,第二任校長是徐特立,是北京理工大學的前身。

于是,1958年夏,郭錦輝成為了龍山第一位大學生。

按照當時有關政策規定,要去外省大學求學的家庭經濟困難的大學新生,可以去省城長沙找省招生辦申請路費補助。

在郭錦輝就讀的高26班,有兩個人可以享受這項優惠政策,一個是考上北京工業學院的郭錦輝,一個是考上西北工業大學的康申之。于是,兩人結伴,一起坐汽車前往省城長沙省招生辦。

這是郭錦輝生平第一次出遠門,他對如何在省城長沙找到省招生辦,完全一頭霧水。

幸運的是,康申之同學因曾經去過一次,知道去省招生辦的路線。于是,他帶著郭錦輝走過一條又一條街道,最后來到湘江邊坐輪船過江,終于在位于岳麓山下的湖南師范學院校內,找到了省招生辦。

省招生辦有關負責同志非常熱忱地幫他們辦理了路費補助申請手續,并且,當他得知他們的出身成分是貧下中農時,還格外關照地給他們多申請了十幾塊錢生活補助。

這簡直讓他們太喜出望外了。

事情辦妥后,天色已晚。他們就在榮灣鎮一個簡易旅店破費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他們原路返回河東后,康申之就乘火車去西安了。郭錦輝因要等托運而來的行李,就孤身一人,暫時滯留在做夢都沒有夢到過的長沙城里。

當天下午,正當他在人來人往的街頭茫然無措、不知去哪里找住宿之處時,突然聽到身后有人大聲喊著“郭錦輝”。他扭頭一看,原來是讀小學時教過他的劉老師!

劉老師說,他正好在長沙出差,因有急事要提前搭便車回去,已經在旅館訂好的房間,可以讓郭錦輝住一晚再退房。

這簡直就是宋公明帶來及時雨啊。

從此,郭錦輝的人生,就真正開掛了。

禍福相依處處是

開掛人生事事成

郭錦輝在北京工業學院求學的五年里,學的是當時在軍工領域適用性很廣的陀螺專業。

作為一個初中失怙、高中失恃的山里娃,在人生的每一個十字路口,都能意外地得到或陌生或熟悉的貴人相助,以致最終能順利考上并順利就讀理想的大學,成為一個有能力為家庭、為國家擔當重任的有用之才……這一切的一切,無不讓他深深地感到:如果沒有黨中央的英明領導,這樣的好運,是永遠不可能發生在他的身上的。

于是,在面臨畢業分配填報志愿時,品學兼優的他動情地寫到:

“祖國需要我到哪里去,我就到哪里去。我愿一切服從于國家的需要,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因為我是毛主席的好學生,是黨的忠誠衛士。”

郭錦輝的心聲,很快引起了學院院長的關注。院長在該屆畢業生大會上,對他進行了表揚。

隨后,他就被分配到了跟他所學專業非常對口的位于大西北蘭州的新蘭儀表廠。這是當時屬于三機部(第三機械工業部)的軍工廠。

在生產裝配車間鍛煉一年后,他就被調至設計科任主管設計員。

后來,他又受命擔任新品研究所第一設計室主任,所設計的新產品——航空飛控系統——榮獲1978年全國首屆科學大會重大科研成果獎。而后,他又代表該室參加甘肅省首屆科學大會,榮獲該省重大科研成果獎。

再后來,他又先后被升任為新品研究所書記、廠部宣傳部部長。從當時的情況來看,該廠的行政級別相當于地市級,通常情況下,只要他不出現來自個人因素的意外,他的前程,可謂一片錦繡。

微信圖片_20191115090812

可是,正當他在大西北的事業發展進入平步青云的關鍵時期,他來自湖南老家龍山的妻子不習慣大西北每人每月只有2斤大米吃的生活條件,要求他調回湖南工作,而當時正好湖南有14個單位向他發函請他回鄉工作,其中大多是政府部門,少數是國營企業。于是,自覺對妻子、對家庭已經虧欠太多的他,毫不猶豫地向組織提出了回湖南老家婁底工作的申請。不久,他的申請獲得了批準。

從1963年6月大學畢業時起,至1985年5月離開蘭州時止,郭錦輝把整整22個激情燃燒的青春年華,獻給了大西北,獻給了祖國的航空事業,忠實地踐行了自己剛踏入高中時所立下的將“自救”與“報國”相結合的人生理想。

1985年上半年回到婁底后,他先后從事過多個科技行業國營企業及科教事業單位的領導工作。其中,他自己最有感受的工作,是擔任創辦婁底工業學校的重任并兼任首任校長。

本來,在他上任婁底工業學校校長之前,上級領導向他許諾在三年內分期分批提供500萬元財政撥款用于學校基礎建設和配套硬件設施建設。結果,因國家相關政策突然發生變化,在他上任的頭一年,左等右等,只等到了70萬元的撥款;而第二年,只撥下來了60萬元;第三年,只撥下來了50萬元。真是一年不比一年啊。而三年累計撥款,竟只有180萬元,離原定預算所需的500萬元的一半,都還差70萬元!

這對于本來信心滿滿地要把婁底工業學校辦出點名堂來的他來說,無疑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但開弓沒有回頭箭,在篳路藍縷的辦學過程中,他硬是憑著一股子在祖國大西北奮斗了22年的艱苦奮斗的狠勁和在各界朋友圈中良好的人緣關系,求爺爺,告奶奶,四處籌錢;而且,所需水泥、鋼筋和木材等,全都由他帶領有關后勤人員親自去采購回來。總之,能省錢則省錢,能自己出力,就絕不花錢請人……他在與學校全體教職員工歷盡千辛萬苦之后,終于在既定的三年內,把婁底工業學校創辦起來了。

婁底工業學校的創辦,填補了當時婁底市沒有理工科職業技術學校的辦學空白,為后來婁底職業技術學院的組建,奠定了重要的基礎。正因如此,后來每當回憶起該校創辦之初的崢嶸歲月時,他的內心,還是頗感自豪與自足的。

1995年,在婁底市局級干部的一次集體體檢中,他被發現并被確診患了惡性胸腺瘤,然后,迅速被送往湖南省腫瘤醫院進行手術治療。盡管為了便于手術的實施,從他胸部取下了一根肋骨,手術做得很成功,但醫生還是說,他可能最多還可存活三個月。

這是他平生第一次住院。在放療了一個月之后,他胸部的皮膚呈現出燒焦狀卷皺,疼痛,疼痛,再加上一股難以排解的難聞的氣味,讓他連飲食都無法下咽,簡直生不如死。

當時正逢春節,他實在不愿再在醫院呆下去了,就以回家過春節為由,徹底離開了醫院。

因他從小就喜歡中醫,并通過跟隨父母采藥維生,熟悉了各種中草藥藥性。于是,他試著用中醫的辦法來救治自己。

經過反復推敲,他選擇了四味中草藥進行配伍,天天堅持泡水喝。誰料,半年后,等他再次去醫院復查時,差一點兒把他的主治醫生的下巴都驚掉了:不但惡性腫瘤基本上消失了,而且胸部已被放療燒焦的皮膚都開始恢復成正常狀態了!

然后,他繼續堅持天天服用,乃至如今三十四年過去了,已83歲高齡的他,依然精神矍鑠,耳聰目明,四肢硬朗,毫無老態龍鐘之相。

他是于1997年正式退休的。本來,退休后的他,完全可以萬事不探、高枕無憂地頤養天年了。但在退休6年后的2003年,當時任婁底民間文藝家協會顧問、婁底地區副書記第一任專員、祖籍山東的南下干部仲沂同志,在一次理事會上,建議已滿70歲仍在該協會擔任理事的他搞搞龍山“藥王文化”研究時,他基于對生于斯長于斯的龍山的“藥王文化”的熱愛,就欣然應允了。

從此之后,他就一個人悄悄搞起了關于龍山“藥王文化”的發掘、整理工作。但他不會操作電腦,他就找到懂電腦操作、在婁底市林業局任總工程師尚未退休的友人陳代永,與他精誠合作。

經過長達6年極其艱苦的田野研究,他們發掘、積累了七八十萬字的訪談記錄和關于“藥王文化”的手抄本原始資料。最后,他們把從中精心挑選、整理出來二十二萬余字研究成果,全部變成了電腦打印件并裝訂成冊。

2009年12月,郭錦輝退休后研究龍山“藥王文化”的首部研究成果專著《藥王孫思邈與龍山》,以陳代永與他合著(陳為第一作者,他為第二作者)的著作權形式,由湖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

此書出版后,迅速引起龍山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處領導專家等業內人士和愛好地域文化研究的有關圈內人士的高度關注,他也因此而被人們譽為“發掘龍山‘藥王文化’第一人”。

完全可以說,《藥王孫思邈與龍山》一書的出版,為被譽為“湘山之首”的龍山的地域文化研究,留下了里程碑式的寶貴文化遺產。

2019年9月22日,在我再次去拜訪他時,郭錦輝先生送給了我一本由龍山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處現任辦公室主任李雙紅主編、由天馬出版社于2016年10月出版的《龍山藥王傳說》。翻開一看,里面收錄了10余篇由郭錦輝先生記錄整理的口述傳說故事。

本來,利用退休后的閑暇時光搞搞自己所居之地的地域文化研究,還正式出版了有關研究成果專著,這已經是一件很了不得的學界盛事了。但誰能料到,退而不休的郭錦輝先生,在忙完龍山“藥王文化”的發掘、整理工作稍事休養后,又獲得同樣老驥伏櫪、壯心不已的高中老同學、湖南廣電原副臺長謝鳳陽先生夫婦邀請,參與了后來轟動中國當代文史界及政界的《國之賢母》一書的研究及編撰工作。

現在,已臻83歲高齡的郭錦輝先生,仍然兼任著三個無關乎名利、而只關乎個人興趣的地域文化研究領域的社會職務,一是婁底湖湘民俗文化研究院副院長,二是婁底生態學會名譽副會長,三是龍山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處顧問;而他的研究重心,除了龍山“藥王文化”,還是龍山“藥王文化”。

當我以忘年之交的學弟身份,向眼前這位“青發童顏”的耄耋壽星好奇地討教關于永葆生命激情的秘訣時,很謙遜地自稱“學兄”的郭錦輝先生笑呵呵地對我說:

“這些所謂的成果,對于我來說,都是隨緣隨性而為的結果,并非刻意追求所得;人生在世,名利于我如浮云,只要不愁吃,不愁穿,就可置身世外,自得其樂地做自己感興趣的事,讓自己的心身都得到徹底解放,同時注重養成健康飲食、勞逸結合、良好起居的生活習慣。這就是我的所謂長壽之道。”(文/連源一中:梁習文)

責任編輯:王星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足彩进球彩规则 最新任务赚钱软件 在学校买卖什么小吃最赚钱 哈灵麻将官网 玩狼人杀当房主赚钱 卖信息赚钱要交税吗 麻将初学图解 荆门送外卖赚钱吗 法人给公司账户赚钱记什么意思 单机游戏美女真人麻将 在女生多的校园卖什么赚钱 捕鱼大师官网网址多少 91y游戏电玩千炮捕鱼 哪里卖公安锅盔赚钱 律师和高中老师哪个好赚钱 打麻将提高胡牌概率邓 出租服务器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