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

【我和我的祖國】學府 王朝

2019-06-20 10:47 婁底新聞網 鐘有富

巍巍福壽山下,

潺潺汨羅江畔,

有一座美麗的學府,

我的母校!

悠悠羅氏故國,

昭昭楚湘文化。

 

當我跨進學府大門時,

一種愉悅之情溢于言表。

因為,

我將把人生的起點,

寄托于斯。

這里—

平江七中,

我心中的王朝。

 

解放前的安定,

方圓百里八鄉,

沒有一所國立學校,

幾所私塾,

散落于小鎮鄉野。

杜子廟瑯瑯的呤詩聲,

飄過大唐的詩山,

越過大宋的詞海,

勾起鄉人求知的欲望。

可惜,

那是富家子弟的天堂!

詩圣留戀平江山水,

他要把尸骨和詩風留在汨羅江。

從此,

尸骨化作大山。

從此,

大山處處詩風如潮。

 

解放后,

安定開始有了學校。

乘躍進的東風,

政府把程家大院,

改建成一所<東方紅大學>。

 

征收的程家大院,

是一所百年私宅。

樓亭曲徑,

雕梁面棟,

粉刷一新,

何等氣派。

從此,

安定有了高等學府。

從此,

學子們便有了,

心中的王朝!

 

東方紅大學,

是大山深處的一塊旅程碑,

更是汨水江邊的一座信號塔,

識字學藝,

喚起了鄉人的求知熱潮。

為社會陪養的適用人才,

公德昭昭!

 

六十年代東方紅,

改為現在的平江七中。

從此,

安定的教育,

又走向了一個新時代,

一個新高潮。

 

寬敞明亮的教室內,

清晨,

書聲瑯瑯。

夜晚的自習課,

燈火明亮。

井臺上,

碧水清清,

留下我們青春亮麗的美照。

 

田北茶場,

有我們的汗水。

泥淋的操場上,

同學們吶喊歡笑。

那時學工亦學農,

我們青春無悔,

因為,

我們心中有座不倒的王朝。

 

三年寒窗,

畢業后告別母校。

我們有的成為知青,

上山下鄉,

有的繼續讀書深造。

有的回到村里,

作田種土經營承包。

 

三萬學子,

如種子撤播四方,

一個個事業有成,

桃李芬芳。

歲月崢嶸,

世事滄桑。

無論榮辱與否,

我們都把七中母校,

當作自己心中的王朝!

 

李一求兄弟,

是東方紅的笫一屆學生,

而今,

他孫子又跨進了七中的校門。

爺、兒、孫三代,

就讀同一所學校,

數代構建一個共同的王朝!

 

七十年代南疆狼煙起,

您有多名學子,

放下書包投筆從戎。

他們勇往直前殺敵立功,

軍功章上,

凝鑄著母校,

諄諄教導的功勞。

 

改革的春風似大海波濤,

教育乘勢而上,

迎來了新的發展浪潮

當年低矮潮濕的程家大院,

而今已高樓林立,

占地三百余畝。

一棟棟校舍,

如花,

如歌,

如樓。

 

德、智、體全面發展,

升學率與綜合能力,

躍居全市前茅。

陪養出的莘莘學子,

遍布神州,

遍布各大名校。

一座多美的學府!

一個多美的王朝!

 

走進校園微風拂面,

林蔭道旁茵茵綠草,

教室內莊嚴又活潑。

操場上,

卻是龍騰虎嘯。

 

處處是現代的氣息,

處處春涌如潮。

我在校園的一角,

輕撫程家大院高高的石門,

它是歲月的記憶

它更是歷史的見證!

淡黃色的石門上,

刻滿著滄桑!

也寫滿著輝煌!

 

在校史展館里,

找到一堆發黃的照片

那里有我們當年的校辦工廠

墻報上,

還有我昨天的詩行。

 

母校的六十年校慶,

正是祖國七十華誕的延升,

學校育人,

教育興邦。

學府是一塊美玉,

更是一口金磚,

陽光下閃閃發亮,

映襯著祖國的輝煌!

 

教育從零開始,

學校從無到有。

雄關邁步從頭越,

祖國的建設蒸蒸日上。

 

共和國輝煌的七十年,

教育是塊璀璨的奇葩。

平江七中母校,

從你的身上,

見證了祖國的巨變。

你是一個地區的學府,

你永遠是是我心中的王朝!

責任編輯:劉芬風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足彩进球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