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婁底新聞 外媒看婁底

生命最后21小時,他這樣度過

2019-06-10 15:03 中國紀檢監察報 鄒太平 龍源

原標題:生命最后21小時,他這樣度過

“我走了。年底事情多,今天還要去扶貧點慰問……”早上7點多,湖南省冷水江市紀委監委信訪室原主任吳湘寧出門時,簡單地跟妻子陳俊霞打了個招呼。妻子趕緊接話:記得中午早點回來給孩子做飯。

話音未落,門已關上。

這一天是2019年2月1日,距離農歷除夕還有3天。對于吳湘寧來說,這天仍舊是一個忙碌的日子。從早到晚,吳湘寧奔波完成了7項工作。

“他沒有忘記群眾,卻忘記了吃降壓藥。”2月2日凌晨4點,書房里一聲沉悶的摔倒聲驚醒了正在熟睡的陳俊霞。吳湘寧這一倒,就再也沒醒來。

日前,記者來到冷水江市,沿著吳湘寧留下的足跡,用文字還原他生命的最后21小時。

“自己日子變好了,湘寧卻走了”

一早從家里出來,吳湘寧就買了豬肉、食用油等過年物資,趕往73歲的謝志強老人家中。

謝志強老人是吳湘寧的幫扶對象。老兩口體弱多病,生活過得非常困難。對口幫扶以來,吳湘寧對待謝志強夫婦就像對待自己的父母一樣,經常去走訪慰問,無微不至。

謝志強說,2018年年初,吳湘寧送來了兩頭豬崽和20只雞。年底了,豬出欄了,“我想給吳主任送點什么,他總不要。有時候出于禮貌,會帶點我自己種的蔬菜回去。”

謝老清楚地記得,那天上午,吳湘寧臨走時還掏出一個紅包交到他手里,叮囑他再買點年貨。謝志強的老伴趕忙拿出攢了好久的一籃子雞蛋塞給吳湘寧,依舊被他婉拒了。

“那些雞蛋,再也給不了他了……”原本打算過年跟吳湘寧打電話拜年的謝志強,聽到的卻是噩耗。老人說:“自己的日子變好了,湘寧卻走了,連一個雞蛋都沒舍得吃。”

“信訪人都親切地稱他為‘湘哥’”

扶貧走訪回來,吳湘寧來不及喝上一口水,就抓緊時間忙信訪工作了。中午1點,他還向市領導匯報了“影視國際項目遺留問題”的協調事宜。

這是由該市紀委監委主要領導牽頭處理的一起信訪積案,也是因為這個信訪問題,冷水江市紀委監委信訪干部王新平第一次見到吳湘寧“發火”。

當天,影視國際項目承建方老板段某氣沖沖地來到信訪室,指著吳湘寧的鼻子大聲說道:“這件事不給我解決,我就組織所有農民工天天來鬧!一起來堵政府的門!”

面對這樣的情況,吳湘寧站起來義正詞嚴地說:“堵政府大門擾亂公共秩序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我們一直都在實事求是地幫忙協調處理你們的問題,絕不可能因為怕你吵、怕你鬧,就會對你有偏袒!”

冷靜下來后,段某看到了吳湘寧積極協調處理問題的努力,他也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主動向吳湘寧道歉。

“現在事情眼看就要圓滿處理了,但‘湘哥’卻離開了。”段某對“湘哥”的工作態度和能力敬佩不已。

“吳主任接待過的信訪人,都親切地稱他為‘湘哥’。”王新平說,因為在“湘哥”那里,再棘手的信訪難題都能以積極的態度妥善處置。吳湘寧擔任信訪室主任的近一年時間里,冷水江市的涉紀信訪量同比下降了31%。

“沒想到他忙得忘了吃降壓藥”

下午上班后,吳湘寧又趕到市紀委監委機關信訪接待室,工作臺賬上顯示,那天下午他先后接待了8批來訪群眾。

面對群眾來訪,“換位思考”是吳湘寧工作的主要方式。在上訪人表達不解、埋怨甚至憤怒時,他總是不厭其煩地傾聽、開導,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那天,70多歲的龍老又來到信訪室,反映自己女婿未能享受工傷待遇問題。

龍老的女婿曾是某中心小學校長,2005年的一天下班后在家突發疾病,搶救無效死亡,因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未被認定為工傷。龍老則堅持認為應該認定為工傷,多年來一直上訪。

盡管政策已講過多遍,但吳湘寧每次都不厭其煩,先倒一杯熱茶,耐心地聽他講完,再使出“繡花功夫”,反復講政策說情理,耐心做思想工作,到了下班時間還會送老人回家。

經過幾個月的開導,龍老終于解開了心結。這次他握著吳湘寧的手說:“吳主任,感謝你的耐心解釋,我這么多年的怨氣和郁悶算是消了。”

傍晚6點,吳湘寧送走了最后一批上訪群眾,但他心里還惦記著前單位同事陳平、陳志雄下鄉津補貼發放未落實的問題。晚上8點,吳湘寧又約兩人見面,完成了人生最后一個“信訪件”。

“我真后悔沒提醒他,一定要多注意身體。”當晚見面時,陳平發現吳湘寧紅光滿面,“還以為他喝了酒,沒想到他忙得忘了吃降壓藥。”

“他總說‘紀委的工作性質不一樣’”

晚上11點回到家中,吳湘寧掏出一份需要修改的材料,一頭鉆進了書房。直到凌晨4點,被一聲悶響驚醒的陳俊霞發現吳湘寧倒在了地上。原來,吳湘寧降壓藥的瓶子當天就沒動過。

作為妻子,陳俊霞之前也埋怨過吳湘寧。兩人辦公地點在冷水江市行政中心同一棟大樓內,但卻總是“錯峰出行”——吳湘寧上班走得早,下班回得晚,“我問他為什么那么忙,他總說‘紀委的工作性質不一樣’。”

“工作性質不一樣”,幾乎成了吳湘寧的口頭禪。作為從鄉鎮成長起來的干部,吳湘寧扎根基層工作23年。

“在金竹山鎮工作的時候就沒有閑過,晴天要抗旱防火,雨天要防洪防澇;在布溪街道辦工作時,周末也常常在拆遷現場,和家人到周邊散心出游基本是奢望。”陳俊霞說,“不論他在哪個崗位,嘴里總說‘工作性質不一樣’,我就問他‘到底是哪里不一樣了?’”

“不是性質不一樣,他做什么事都非常認真。”吳湘寧幫扶過的信訪人蘇保安說,自己身體患有殘疾,因沒有勞動能力,曾一度以開黑車為生,經常被執法部門攔住,于是就與吳湘寧“不訪不相識”了。

為化解這個難題,吳湘寧自己拿出2000元錢替蘇保安買了樂器,鼓勵他發揮自己特長,通過合法方式謀生。在以后的交往中,蘇保安發現吳湘寧對工作非常細致認真,他答應的事情就一定會辦好。

當蘇保安聽到吳湘寧去世的消息,七尺男兒當場嚎啕大哭。(記者 鄒太平 龍源)

短評:在堅守中詮釋初心

吳湘寧走了,雖然沒有多么驚天動地的事跡,但他在平凡崗位上的忠誠堅守令人欽佩。

吳湘寧生命的最后21小時,群眾始終是主角。無論是對幫扶的貧困戶,還是陌生的來訪人,他都毫不猶豫地伸出幫助之手,把紀檢監察信訪工作做到人的心坎上,把黨和政府的關懷送到群眾的家里。吳湘寧就是這樣,把為民情懷變為內心自覺的價值追求,從簡單事、平凡事、具體事做起,把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落到實處。

“他做什么事都非常認真。”這是人們對吳湘寧的評價,也是他工作的真實寫照。面對多次來訪的信訪人,他耐心說服解釋;面對上級交辦的任務,他及時高效完成。無論面對什么狀況,他總是踏踏實實,重實際、辦實事、求實效,以積極認真的態度擔當盡責。這是一名共產黨員對平凡崗位的承諾,更是對理想信念的堅守。

短短21小時,卻折射出吳湘寧踏實認真、為民擔當的日常,這最后的足跡,正詮釋了他永不改變的初心。(于飛)

責任編輯:袁潤秋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足彩进球彩规则